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池莉:人生第一部诗集 或许是唯一一部(图)_iiaka.cqyipeng.com / 内容

池莉:人生第一部诗集 或许是唯一一部(图)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7-05-29 10:40|来源:iiaka.cqyipeng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池莉:人生第一部诗集 或许是唯一一部(图)

(原标题:池莉:人生第一部诗集或许是唯一一部(图))

关于池莉

当代著名作家、湖北省文联副主席、武汉市文联主席,出生于1957年,当过知青、医生、编辑,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,著有《烦恼人生》《你是一条河》《生活秀》《不谈爱情》《太阳出世》《小姐,你早》《来来往往》《有了快感你就喊》《所以》等作品,2003年成立池莉影视工作室,多部小说被改编为影视剧,反响强烈。日前推出首部诗集《池莉诗集·69》。

当年以《烦恼人生》轰动文坛的池莉,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新写实流派的代表作家,她擅长纤毫毕现地呈现活色生香的原生态市井世相,那些人们通常会忽略或不敢正视的某些生活真相,她都不露声色地和盘托出,洋溢在字里行间的热辣市井气息,就像在武汉街头对着滚滚江水吃了一碗热干面般让人过瘾。鲜为人知的是,她还写诗,之所以曾中断写诗只写小说,因为她的诗曾多次被当成刺伤她的武器。在武汉大学求学时,爱情来临,诗句茂盛,不料诗稿本被偷走被传阅,甚至作为法庭证据,令友人入狱,于是她第一次焚烧诗稿,第二次烧毁诗稿是16年婚姻结束后。焚稿这事,她当然后悔过,“但仅仅只是后悔而已。假如环境还是让人感觉不安全,我还是同样会焚稿。”此次出版首部诗集《池莉诗集·69》,她期待让自己的恐惧不治而愈。

池莉语录

“整数我是一贯都不喜欢的,整数太满了,满则溢,满是终点,满是再美的花朵凋零的开始;唯有不满,才是永恒,就还差那么一点点,停留在盛开,这是一个最美时刻。”

“世上并不存在一个庸常日子,日子都是被人过平庸的。没有平庸的生活,只有平庸的人。”

“作家一定需要阅历,需要挫折失败寂寞冷静,需要经过了青涩岁月和中年焦躁,需要生活历练,需要达到一定的阅读量,需要眼界、审美、思想力的不断磨炼和提升。然后,才可以有能力驾驭和把握文学创作。”

池莉的代表作几乎都改编成了影视剧,《生活秀》不仅有电影,还有电视剧和话剧,武汉吉庆街的小吃和泼辣女子来双扬从此红遍全国,至今各地街头仍可见“来双扬鸭脖”的招牌;《来来往往》的电视剧动用了濮存昕、吕丽萍、许晴;《小姐,你早》的电视剧是潘虹、李羚、盖丽丽一起飙演技;改编自《有了快感你就喊》的电视剧《幸福来了你就喊》是姜武、刘佩琦主演的……只是这一次,她带来的是一部诗集,“当我拿到诗集的第一时间,久久没敢翻开它,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。”

谈诗集

新报:这69篇诗是从多少篇诗里精选出来的?挑选的标准是怎样的?为什么不凑个整数?

池莉:这本诗集是我人生第一部,或许是此生唯一一部,太珍贵了!选择与编辑它的时候,所有细节都反复审美反复斟酌。请你跟随我审美一下:69,这个构图,字形不是特别好看吗?都是流线型,一个对子,类似太极的阴阳鱼,类似天与地的圆满,又似两个人在默默倾诉,这难道不是充满象征意义吗?况且整数我是一贯都不喜欢的,整数太满了,满则溢,满是终点,满是再美的花朵凋零的开始;唯有不满,才是永恒,就还差那么一点点,停留在盛开,这是一个最美时刻。

新报:吉庆街和来双扬鸭脖因为你的作品而广为人知,当年你曾实地采访,现在还会去逛吗?

池莉:我爱吃鸭脖子,我自己创造出来的食品,我当然爱。当年我可不是实地采访,我好多年就泡在吉庆街,三天两头在那儿吃饭。《来来往往》和《不谈爱情》都在那儿取景,我们剧组也在那儿吃饭。经常夜深人静,大排档和小馆子都打烊之后,我独自注视着吉庆街,注视着这个一百年前最现代化,而百年来备受摧残的小街,我的灵感一再奔涌:就这样,我把它写成了小说。

新报:近年很少看到你的新小说了。

池莉:一部小说,要热闹到社会上去,有各种因素与机缘巧合。比如我近年新小说《她的城》,在中国你不知道,在泰国却很热闹。早期小说《云破处》在法国,一直都发行特好,为此又刚刚做了一个新版。像我这种天生的作家,总归在写。至于你啥时候看到,我也不知。写作与出版,对于我来说,是两回事。写作与出版与火热,是三件事。我只在意写作这个部分。

新报:写了差不多40年,写出自己最期待的作品了吗?

池莉:我比较贪心:期待的作品出来了,立马又发生了新的期待,从没满足。要写的东西当然还有很多,而且更加充沛。作为作家,我觉得现在才进入写作的黄金时段。作家一定需要阅历,需要挫折失败寂寞冷静,需要经过了青涩岁月和中年焦躁,需要生活历练,需要达到一定的阅读量,需要眼界、审美、思想力的不断磨炼和提升。然后,才可以有能力驾驭和把握文学创作。

新报:传统作家多是自己打理事务,传说你有6个助理?

池莉:那是误传了。网上误传很多。曾经北京改编影视剧比较多,北京那边就有助理打理这一块。有段时间盗版太多,朋友也帮忙打理过盗版诉讼的事。国外翻译出版这一摊子,前后都有请人打理。女儿也曾打理过国外版权。因为国内还不习惯经纪人,你让助理出面,人家心里不舒服,觉得你装,最后还是一个电话打给你,哥儿俩自己三言两语就可以妥了,助理反而误事,人家不和助理谈实质。

池莉爱看电影,“抱歉本国电影除外”;爱看足球,“决心此生必须看一次现场,所以南非世界杯我飞去看了现场”;爱听音乐,“这个起步稍晚,近几年越听越入迷,很自然开始听版本和设备”;爱好烹调,“厨艺怎么说?主要是本地家常菜吧。会做菜主要是做给别人吃,好吃是别人说出来的,自己倒总是觉得不怎样,总觉得这个菜还可以做得更好。平常自己比较简单,懒得做,烹饪激情也是需要被激发的。不过看到其他作家以及同事朋友的吃饭,我的简单也还是很美,远远胜过他们”;爱土地、爱种菜、爱植物、爱动物,“种菜是随季节,花和树是随本地水土,也养过狗狗、收养过流浪猫”。

谈生活

新报:之前武汉大水,你的生活和心情受到什么影响吗?在武汉看海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会引发创作灵感吗?

池莉:武汉大水,是太正常的事情。大水来了,是大水方式的生活。没有大水,是没有大水时候的生活。据说我母亲他们兄弟姐妹小时候,夏季发洪水的日子,小孩子夜晚都是放在大木盆里睡觉,早上醒来,满屋子都漂着木盆,手伸出去捧把水,就可以洗脸。武汉人对待洪水的态度,真是神了,随遇而安,不畏艰辛,安之若素,笑口常开。我想我给你讲的这个细节,应该就有创造灵感的感觉吧?

新报:先生是评论家,他是你的第一读者吗?会提建议吗?

池莉:他很不喜欢自己被称为评论家,他也一直写作散文小说之类,我们姑且称呼他作家。我写东西,不给任何人看,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建议,我的第一读者都是责任编辑。我也不是先生的第一读者。他很赞同我的习惯。

新报:女儿是你最骄傲的作品吗?

池莉:恰恰相反,我是女儿的作品。如果没有女儿,我不可能变成母亲,不可能具有现在的母性。而我对女儿,就是水往下流的道理,抚养她是当然的,和天下母亲一样。因为母亲对女儿的爱,我不忍心让她受到伤害,于是奋力抵抗了那些培优班、兴趣班、奥赛、竞赛,让她自己,随着年龄的增长,该干嘛干嘛,该玩耍玩耍,玩耍本来就是孩童的学习方式,她会学到更多东西。这种生活方式也是最朴素、最传统,也最科学、最符合人性的。

新报:很好奇你平常的生活是怎样的?营造了诗意的文学世界,还能接受日常的庸常吗?

池莉:我为什么写诗?首先是为自己,出版以后才被分享。首先就是为了把庸常的日子诗意化。如果你过得诗意化,美感与内涵都会呈现,我的白天,一般从中午开始。12点开始,凌晨1点结束。写作,阅读,听音乐或看电影或看足球,花园劳动,也曾种菜,目前菜地休耕养地,户外快走慢跑5公里,喜欢研究烹饪,但日常饮食简单。最关键的,还不是你生活的外在形态,是你有没有充分的内心生活。其实世上并不存在一个庸常日子,并不存在你接受不接受它,日子都是被人过平庸的。没有平庸的生活,只有平庸的人。

新报:对你来说,文学最大意义的是什么?会怎么看“文学无用论”的说法?

池莉:我不知道谁提出了一个“文学无用论”。纵观上下五千年,中国是一个特别文学的国家。如今就连房地产广告,都靠文学语言来夸张,卖汽车的也是,怎么就无用了?对我个人来说,那更是必不可少,最大意义它就是一种鱼水关系。

新报:现在很多年轻读者习惯快餐阅读,对年长一些的作家和作品都了解得很少了,如果缺失年轻读者,你会遗憾吗?

池莉:恰恰相反,遗憾的应该是年轻读者。现在年轻人的阅读,流行简单粗暴。但最后那些发大财的、那些成为精英的、那些顶级成功的,个个都是博览群书,自己悄悄地奋力地阅读古今中外,比尔·盖茨就拥有最大的私人图书馆,每天都捧纸质书籍阅读。为什么?年轻人,别再傻了。新报记者宇浩

(原标题:池莉:人生第一部诗集或许是唯一一部(图))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